《是,大臣》中的利益交换(第二季)

我在六年半之前写了第一季的分析,后来就一直没有再碰这个系列。没想到六年倏然一过,中间发生了 Brexit,现在又有疫情,可以说都极大地改变了我观看这部片子的视角。

Brexit 可不可以看作政客为了政治利益推脱责任而随意选择公投的结果呢?英国疫情初期「集体免疫」造成的混乱甚至首相感染急救,是不是能证明公务员长期以来的观点「政客自私,人民愚昧,唯有公务员是大英的基石」?面对汹汹的民意以及逐渐兴起的民粹主义浪潮,政客们又能如何应对,英国的政治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些大问题我没有答案,也无力回答。但我相信所有 YM/YPM 的观众可能都会想象假如在这部剧的主角们在现在仍然在唐宁街10号主持大局,那么帷幕之后他们会如何应对这些危机,会发生什么样有趣的故事,面对疫情,Jim Hacker会如何慌张失措,如何把自己想象成丘吉尔再一次拯救大不列颠。

所以我在疫情中又重新开始回味这部剧,分析一下《是,大臣》第二季中的利益交换。

方便起见:

J: Jim Hacker

H: Sir Humphrey Appleby

B: Bernard Wooley

W: Frank Wiesel


第一集:仁爱社会 Compassionate Society

J试图减少卫生医疗体系冗员,有良好的初衷。结果议会质询的时候发现减少人员只是玩数据,委员会要求对行政部进行独立调查。J和H一致同意干扰调查,保住行政部。
他们找到调查人员 Sir Maurice,因为他想要爵位。完成调查可以换Brownie Points,可以用来换爵位。

圣爱医院完工15月,没有病人,500与员工,其中342行政人员,其余是杂工。因为预算不够所以没有医护人员。医院被打扮成工地,没人发现已经开业了。

J得知后很生气,想要关医院。卫生部说医院已经有工会了,找反对分子进入。J认为卫生部官僚主义严重,要求医院裁员,招聘医护人员,开张救人。H帮卫生部把难搞的工会分子转到圣爱医院,组织搞事,结果全伦敦医院罢工。美国让英国收古巴难民,没钱收。M同时也是难民安置委员会的主席,安置好难民更有分拿。于是,J决定不裁员,安置难民到这所医院,保证独立调查有利于行政部。

诉求 筹码
J (初心)减少公共医疗行政体系冗员
(不得不)操作调查
给仁爱医院裁员,用钱来收治病人
选择调查人,给Brownie Points,可以用来换爵位
H 让独立调查有利于行政部
Sir Maurice 爵位(主持独立调查和解决难民问题都能拿分) 主持调查,可以修改结论
难民问题比独立调查更加分
卫生部 保住仁爱医院,糊弄行政部针对医疗体系的责难 动用工会力量来让J为难
美国 让英国接受古巴难民

第二季开局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精巧的问题,而且公共医疗本身也敏感。这里 J 的本意初衷是好的,希望减少冗员,得知圣爱医院的情况之后非常生气觉得不可理喻,这是他非常赤诚的一面。奈何公务员的冗员问题实在是很难解决,H代表公务员集团进行阻挠。而且这里面也反应了一个问题:工会。工会本来是为了保护工人利益的,结果其中有一些专业运动分子容易被利用,罢工成为了政治工具(客观上保住了工人的工作)。

从剧情设计的角度上,比较巧妙的一点是难民问题在全集开头已经埋下了,B轻轻一提,最后在高潮时拿出来一解僵局。

多赢,英国人民输。


第二集 无功受禄 Doing the Honours

J想削减预算5%,厉行节俭,J提出用增加国际生学费来减少教育支出预算。

行政部有权决定公务员授勋名单。B建议用名单换削减预算,将荣誉和行政结果挂钩,J欣然接受了这个方案。

牛津贝利学院有很多外国学生,靠他们的学费生存,但是行政部要求收全款,结果收入反而少了。H 因为受到首相常务秘书 Arnold 的巨大压力,一是荣誉挂钩会影响所有公务员,二是他和H都是贝利学院出身。

贝利学院邀请J去晚宴,决定用荣誉法学博士贿赂。J抵挡不住诱惑,H建议指定贝利学院为英联邦教育中心,给贝利学院特殊待遇。

最后公务员们靠玩数据把预算全方面减少5%, 靠卖楼盘,少买文具,推迟购买,数字上全都是5%。

诉求 筹码
J 减少行政预算至少5% 通过授勋名单
H 组织授勋和绩效挂钩
给贝利学院特殊优待
Sir Maurice 组织J的新政策,保住外国学生给学院带来的经济利益 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这一集J再次展现了他想做实事改变行政部的意愿,而且在B的帮助下想出了用授勋名单来逼迫公务员就范这一妙招。而H在这一集很被动,因为可以看出他手头并没有什么有效筹码,而他要同时代表公务员集体和贝利学院的利益,可谓压力重大,否则自己的仕途都很难保住。所以他才安排晚宴,使J上钩。J是非常看重名誉的一个人,荣誉法学博士轻松地击中他的弱点,使得他放弃了原来的想法。

B的定位很有意思,他在公务员队伍里比较初级,还没有完全与其利益绑定,他乐于看到J想办法搞搞公务员们。

最后的结果来看J赢,这次H很被动。


第三集 死亡名单 Death List

J从报纸上得知自己受到监视,而行政部正是负责监听设备的部门。H解释说这是为了监控犯罪,监视报告被送到内政部,因为内政部负责MI5。
大臣要阻止监视行为。J 想要实行认可制,让人民授权被监视。J 泄露给报纸说自己为了人民不受监控而战,是想提升自己的威望,改变自己的是监控头子的印象(行政部负责设备)。

J 和老婆正好要休假,重游蜜月之地。然后突然出现了一份刺杀大臣的报告,新自由军要暗杀J,因为传言说他要被任命成国防大臣。J被极其夸张地保护了起来,安保人员陪同J夫妇度蜜月。

J一转论调,因为为了找到恐怖分子,监控变成了非常必要的手段。但之后H说监视到了一段对话说J不再有危险了,J不值得杀。J马上变脸,继续要反对监听。

诉求 筹码
J 阻止监听,至少需要被监听者授权 提出一系列政策,以及在野时收集的公众请愿书
H 阻止J的行为

本集讲监控问题,没有实际的利益交换。只是显示了当大臣个人利益收到侵害时,他会放弃公众的利益。
最后结果来说J依然以正义使者的形象推行政策,J赢。


第四集 The Greasy Pole 缘竿而上

地方上获得一个化工厂投资,用于生产丙醇,其使用新型化合物变性二恶英。好处是濒临倒闭的工厂重现生机,地方政府获益,增加进口。但是由于二恶英泄露曾经造成严重的损害工厂选区议员,要求公开调查,对这个化学物质有质疑。美国的报道FDA表示这个新化合物是安全的,二恶英有害,但是新型二恶英无害。英国这边安排了一个专家进行调查。

新闻报导当地抗议,首相看到后不同意,J为了政党选票决定不建。H泄漏新的报告给报纸,新报告表示无害,支持建工厂。J为了找到报告的首席化学家亨德森,参加剑桥国王学院院长组织的酒会,因为专家也是是国王学院毕业的。J用H教的否认报告的方法来质疑化学家。专家担心自己的报告将来出问题要负责,所以用比较委婉的方式改了结尾。J在地方上获得了极大的威望,为政党赢得了支持。

诉求 筹码
J 起初为了当地就业和出口决定同意,
后来民众抗议决定为了政党利益不批
批准新工厂的权力
H 支持建立新工厂
J的政党(首相和当地的议员) 政党利益

实际上最后这个化合物至少在专家的报告和FDA的报告里都是无害的,如果建立肯定是有利于当地经济的。而且H罕见地站在了很正面的立场上,支持建立工厂。但是J这样的政客绝对不能冒着丢选票的风险的,特别是首相开了口。

J赢,得到了当地选民的支持。不过从长远来看可能这个工厂建完对当地更好。


第五集 The Devil You Know 两害相权

J希望行政部能团购办公设施,因为这笔资金可以让英国企业投资新产品,作为政绩。欧共体则通知英国遵从欧洲标准,布鲁塞尔准备开办公设施大会。H觉得是J的内阁同僚科贝把信息告诉了欧盟,阻碍了他的计划。

J听到消息说内阁改组,很担心被换。布鲁塞尔方面问他愿不愿当总长。J有亲欧洲的立场。J得知要去布鲁塞尔,被待遇诱惑。

H本来不太有所谓,但听说接班人可能是风评极差的科贝。H觉得还不如J,决定极力挽回。

H为了阻止J,鼓励J发布团购计划,这样违背欧共体之后去欧共体的计划就泡汤了,但对行政部是政绩,J也得以保住行政部的位置。

诉求 筹码
J 团购办公设施作为政绩
但是知道自己可能要被换则选择去欧共体养老
选择去欧共体养老
H 仍然让J当部长,避免让令人讨厌的科贝接任 想办法帮助J保住行政部的位置

这一集主要是职务调动,精彩的是H发表的欧洲论。J有一个诉求变换的过程,本来他很在意能不能留在内阁以及改动后的升降,但是得知欧共体要请他去之后他觉得两方都不错。本集的关键是H的意愿,他仍然想要J当部长,所以他出主意帮J完成了最初的诉求,同时也斩断了去J去布鲁塞尔的可能性。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已经逐渐有「命运共同体」的意味了。

J从本来会被换到更差的部门变成仍然留在行政部,算是赢了。


第六集 The Quality of Life 生活质量

某银行想要增建6层楼。J则刚刚宣传低楼层建筑计划,誓要保卫天际线。

J为了想要多点头条,宣传部帮他安排参观城市农场(可以和小孩和动物合影上头条)。农场负责人说租约要到期了,在镜头前让J承诺解决这个问题。

H让J无意中签了一份行政命令,这份命令允许政府利用一些空地,结果正好这个农场的地为财政部(秘书Frank)拿去当停车场了,因为停车场不够。结果农场负责人找上门了,要求解决问题。J骑虎难下,正好银行正好有一处空地,换给了J来造农场,换来J允许新增9层楼。

诉求 筹码
J 低楼层建筑计划
个人宣传,多上报纸
批准高层建筑的权力
H 帮助银行家(公务员往往最后会成为某个银行的董事,长远利益) 想办法帮助J保住行政部的位置
银行 新增6层楼(最后拿到了9层) 一块空地
动物农场 续租保住农场 在媒体采访时提出,相当于要挟了J
财政部 新建停车场

最后其实是多赢,只是J打了自己的脸。


第七集 A Question of Loyalty 忠诚问题

J 发表削减行政支出的演讲。结果委员会质询的时候被人发难,前雇员写书暴露行政部问题重重。J和H想要合伙处理,准备在联合质询的时候合作。

J被首相顾问叫过去,暗示他和公务员走得太近,削减支出是首相的政策,结果大臣们都和公务员站在一起了,逐渐都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在联合质询的时候,J反水,承认了行政部的问题。最后换来被首相邀请去私人晚餐。

诉求 筹码
J 削减行政部支出
在质询中遮盖实际中的问题
得到首相的信任和支持
在质询时的回应
H 遮掩行政部的支出问题 想办法帮助J保住行政部的位置
银行 削减支出 J的前途

这一集比较有意思,J和H决定合作,因为他们都站在了行政部的利益上。虽然J是支持削减支出的,但是他已经逐渐被公务员驯化了。首相的出现提醒了J,他的本质利益还是听政党的话,因为大臣是由首相任命的。

J赢H输。


总结

总的来说这一季J的大多数政策的出发点依然是人民的利益。不过他面对别的诱惑和困难时往往会放弃最初的立场。且立场转换展现了J性格的更多层次,原动力是为百姓谋福利,然后是为自己的名誉以及保住自己的地位,他最看重的是首相青睐和政党利益。

J在这一季表现不错,虽然他有些政策没有得以完全实行,但是大部分不是整个政策都推翻(上一季有知情权、节约运动),比如增加学费计划只是给贝利学院开了绿灯,低楼层计划也只是给了某个银行例外。他的媒体形象没有受到损害,民众好感度也逐渐提升。

H也逐渐认识到这位大臣虽然有时候容易想当然提出一些新政策,但是他看中名誉容易被掌控,其实是个很好的伙伴。这为他们之后的合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听妈妈的话——对谈三则 敌方电台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