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ate of My Desk 2021

去年提及的理念并无变化:

  • 多个同功能设备,冗余创造余裕
  • 多功能设备重新拆解成多个单一功能设备

今年的两个主题:设备去耦合,平台多元化

疫情期间又搬了一次家,个人可支配面积加倍,空间焦虑大幅下降,我得以进一步将工作和生活分离。卧室里现在有两张升降桌,一张桌子上放上今年出的 iMac 随时取用,另外一张则放上一套可插拔系统:显示器、键盘、鼠标、麦克风、摄像头彼此连接,这时候显示器充当了 Hub 的功能, 对外只提供一个 USB-C 接口,任意的主机设备连上就可以自由使用一整套功能。这样保证了无论是工作电脑还是个人电脑,只要连上去体验都是一致的。所有设备都是有线连接,因此去除了蓝牙切换的烦恼。这种 Design Patten 并不陌生:Dependency Injection,由此可以减少设备间的耦合性。
简单的图示

智能家居方面我也进行了一些扩充,加了一台 Google Nest Hub Max 作为个人用。Google TV with Chromecast 是我今年最喜欢的小设备,它让电视也很好地进入了我家的生态。
被我雪藏三年多的 Sonos One 重见天日,充当 AirPlay 音箱。这台三四岁的设备表现出彩,而且本身也可以支持 Google Assistant 或者 Alexa,非常 Versatile。我想我下一台音箱应该还会是 Sonos。

macOS 设备只留了 iMac,它很适合在家里作为一台终端,美观轻便,可以放在任意地方。移动电脑我把重心放在了 ChromeBook 上,因为我发现它能够完美适配我的需求,且物美价廉,容易携带。不同的形态适合不同的场景。当然另外一个的主要原因是它们同时是我工作的设备,它支持的 Profile 切换让我能够快速地在工作和个人需求之间转换。iPad 平时作为简单的视频消费来使用,实际上 ChromeBook 已经可以在大部分使用场景中取代 iPad。

手机方面我集中处理掉了 iPhone 11 Pro Max 和 12 Mini,换成了 13 Pro。这其中还有小插曲:新 Pro 的刷新率使得我眼睛无法对焦,我突然意识到大公司只在乎数字好看功能新颖,但是新设备是否真的对消费者的健康有益,它们其实并不关心。新的设备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设备这一点,我去年已经提过。所以在手机上我也开始进行 Diversify 的尝试,我重启了 Pixel 线,将其设置为了副机。升级到 Android 12 的 Pixel 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实践证明,当我使用多台手机时,我对某一台手机的依赖度就会降低,对我的生理以及心理健康就更有益。这种抵抗手机上瘾的路径乍听起来有点反直觉,但在我身上行之有效。

The State of My Desk 2020
The State of My Desk 2019

《酒狂》演奏版本小考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