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e

一季度事情颇多,但都暂且按下不表,本季度报告还是主要围绕衣食住行这些生活开销展开。

可能前几个季度数据「太好」,这季度我放手了。餐饮上季度同比减少15.7%,环比增加23%。

这个趋势从去年底已经初现端倪,在吃上,我逐渐放弃自己做。冬天不想做,加上春困以及搬家等事情,我也没有很多心思去做饭,于是第一季度我敞开了吃敞开了买。
疫情以来我所收集的收据点都是如果我尽量不点外卖会有什么结果,这次正好看了看尽情吃会有什么结果。
不出意外,直线上升,但是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增量抵不过不做饭的快乐。
另外我的鸡腿实验仍在继续,Trader Joe‘s 也常逛常新——想象你找到了藏宝洞,而且藏宝洞里的宝藏在不断变多。

对我饮食有极大影响的一件事情的搬家了,搬家之后超市及餐厅进入了步行距离,我每次都会有散步为由去pickup外卖,或者随手去超市买点吃的。这其中的愉悦感基本上只有做蒸鱼做到一半发现没有葱了就让老公去楼下菜市场买两根的便利可比拟。

搬家

季度大事件当然就是搬家。但搬家这件事情值得写一个 Postmortem。从结果说是我满意的,但是过程颇为曲折。
这次吸取了上次疫情初期匆匆忙忙搬家的教训,一定要看过房子后才能定下。于是用了比较长的时间跨度来看房。
最后再使用Notion表格筛选下来剩下两套,我还在某社交平台上进行了投票选择,最后得到结果是:

结果 价格 备注
85% $xxxx 790sqft 豪华1b1b
2% $yyyy 有室友 繁华热闹地段
13% 再找找便宜的

内装档次两者差不多,而价格相差700刀。然而我最后没有「顺应民意」。

有两点因素是我最在意的,一个是风景问题,我曾说过:

在学校时的一个住所正对着一个山坡,公寓本身也在一个小山坡,中间的马路变成了山谷。我卧室的窗看出去直接就是那个山坡,因为朝西,落日时就会经历紫色红色橙色蓝色几个阶段。新格兰地区的秋季又格外美,山坡上错杂种植着不同的植被,变色时间不同,绿色橙色红色黄色就会同时出现。我的窗户就像一个自动变幻的画框,任何时间看出去都是绚丽景象。春季时满山坡绿色,冬季一片雪白,掺杂几株枯木的黑色。一日之景不同,四季之景各异。
来了湾区,一开始住的也是一个朝西的房间,窗户极大,直面山景,落日景象与东部大体相同,但是山色更加绵远,景色底部是车水马龙大马路和挺立的棕榈树。
这两个地方我住得都极开心,有没有室友似乎完全不是主要问题。所以我意识到我对住房的要求可能是有一个好景色,且要流动,不能是静景,日出日落、人来人往、花谢花开都增加动感。
基于此原因我放弃了那个一个人住但是朝着小区游泳池的一楼房间选择了有山景的五楼房间。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步行距离有超市(超市推车可以推到楼门口的那种)。我喜欢散步,除了公园以外,超市绝对是绝佳的散步场所,还有步行商业街。顺便说一句,逛街其实也是散步,逛街甚至也是Hiking。

终极目标是在满足以上两点之后一个人住,但是如果冲突,那么「一个人住」这个要求就稍微放一放,从长计议。另外,新室友是老朋友,做室友体验很好。

这次找房子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的指标是水质。在朋友的提醒和帮助下(工具提供:小米水质检测笔),我测了下湾区各地水质(TDS)。此处只列出单次数据,起伏比较大,但是反映一下各区的水质:

  • San Jose 125,符合预期。
  • Mountain View, 是20-30的“山泉水”品质。
  • Santa Clara,K Town 附近出来315。
  • Sunnyvale 方差较大,有100的,有200+的。

如果不慎住在一个水质较差的区域,滤水器是必须的。为了头发考虑,过滤淋浴头也值得推荐。此处不带货了(主要我也没有affiliate link),读者可以自行选择。

接下来

关于吃饭,我仍然处在一个不想做饭的状态,倦怠,倦怠。最近听到人请阿姨团购包伙食,甚至有些心动。但还在摸索过程中,美国20年3月居家到现在正好一年,结论是我真的没有在享受做饭,至少目前是这样。

2020Q3报告中我曾作出预言:

支出的下降可能抵不过做饭的时间成本(最近越来越懒得做了)。今年 Q4 我还没开始记账,但目前看来外卖费用一定高于前两个季度,居住条件没有改变但身体进入冬季可能就是想吃外卖和进行各种消费。

事实的确如此,加上我的生日也在四季度,外卖支出有一个跃升,但令人意外的是总量并没有提升很多——同比减少30%,环比增加20%(绿色外卖,黄色超市):

当然这个结果并非完全自然,外卖是很容易超出预算的。我认为我的主观控制发挥了作用,在上季度得出一个大概每日消费支出预计之后,我有意在控制订外卖的价格(虽然没有在每天计算)。

4到9月用在食物上面的日均消费约等于15刀,所以假如15刀左右的外卖能解决一天两顿那和自己做可能差不多成本。

湾区这个消费水平随便点点15刀一天是完全不够的,所以我的实际情况是一种外卖和自己煮的混合 Hybrid 模式。比如中午点一份菜,往往一顿吃不掉,晚上回锅的时候加上自购的蔬菜豆腐之类就可以快速把剩菜扩充为一道营养更加均衡的菜肴。同时因为中餐大多数浓油赤酱或者重勾芡,加料稀释之后反而更加符合我的口味。所以外卖选择上我会选择一些中餐硬菜,容易进行后期改造。

问题是常点这种外卖并不健康,所以每周我也会有几天纯自己做,而且本季度一个主要的转变是我减少了牛肉猪肉这类「红肉」摄入,以往我图方便常用Instant pot焖一锅红烧牛肉或者红烧排骨这样的大菜,结果体重急剧增加同时体检下来一些指标也出现异常(所以其实比点外卖还不健康)。作为「自救」的结果,我将肉类转为鱼肉虾肉鸡肉这类「白肉」。与此同时我也做了一些鸡肉料理的实验:

当然,挑战结论是「鸡肉就是鸡肉的味道」。
烹饪方法里数蒸和焗健康又好吃,且省事。吃着吃着我就和公司食堂和解了,我终于懂了为什么食堂菜色最后收敛于鸡和鱼——因为便宜但有营养。现在我就买一大包Costco的鸡腿肉或鸡胸肉腌上放进冷冻,隔两天吃个一两块,换着法子做,配任意蔬菜。

我不该怪公司食堂,它还懂时不时给我一些惊喜,我向它道歉。

饮食上的另一个变化是我提升了 Trader Joe’s 的访问频率。无限回购的几款冷冻速食,也常常救我于水火。Trader Joe’s 的神奇之处在于你买了两大包东西,最后结账时你会发现永远会比心理预期的价格低,好像赚到了。不得不叹服 Trader Joe’s 的价格控制以及其准确定位:「高学历却 underpay 人士的快乐家园」。

「吃」以外,「喝」这件事情上我也积极地「重整旗鼓」。从最初喝过滤白开水到喝Costco几刀几十瓶的矿泉水,到现在选择喝较为高级的饮用水。虽然不知道是否被收了智商税,但是在喝水这件事情上付出比起在吃饭这件事情付出令我自我感觉更为良好,我也的确认为水质对于身体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来评价效果。

WFH之后连这份经济报告都快变成吃喝报告了,可以想见恩格尔系数有多高。不过四季度我在科技产品上也有一些「收获」——四季度永远是苹果的收割季。iPhone 12 Mini 以及 M1 版本的 Mac Mini 可谓近几年我最满意的苹果产品。

总结

本季报告——作为2020年收尾——最重要的结论是我进行了疫情下作为社畜完整一年的经济情况的统计和分析,我知道了

  • 消费维持在什么水平我能以较为健康的状态活下去
  • 抛去必要消费,工作能给我带来多少现金流

这将对2021年经济活动(吃喝玩乐)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2021年我会继续记账,继续写季度报告:数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但只有当你有足够数据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叩问它,以及得到它的回应。

上次是第一次写季度个人财务报告,我在其中列了不少模糊掉实际数字的收支表格,但其实那些部分并不提供给读者任何信息。所以我决定在接下来的报告里多加一些数据分析,而且着重在消费支出上,以此记录我与世界互动的一个侧面。

2020 Q3 结束正好是美国居家办公半年,所以我着重比较了疫情前后的饮食消费。这对接下来一段时间制定饮食策略会有帮助。

一年来饮食消费图

疫情宅家以来(除去三月的囤积型消费,Grocery里面包括很多非食物部分),4到9月用在食物上面的日均消费约等于15刀,所以假如15刀左右的外卖能解决一天两顿那和自己做可能差不多成本。不过考虑到Grocery里还有不少非三餐食物,牛奶零食等等,日预算可能还不到15刀。

还有就是虽然之前去公司的时候有免费东西吃,但是去外面吃饭的概率和消费都很高。当然图里的数据不能完全反映整年正常水平,因为

  1. 我去年八月才入职消费习惯并没有达到稳定态;
  2. Q4 本来就很多人生日以及假日多所以出门吃饭极其频繁且都是大聚会;
  3. 年底我飞了几个地方旅游。

因此全年平均下来可以按去年 Q4 数据降个20-30%。目测比疫情后水平稍高但不会差特别多。

支出的下降可能抵不过做饭的时间成本(最近越来越懒得做了)。今年 Q4 我还没开始记账,但目前看来外卖费用一定高于前两个季度,居住条件没有改变但身体进入冬季可能就是想吃外卖和进行各种消费。

数据已做脱敏处理

收入

Apr May Jun
X Y Z

除工资收入,有一笔加州退税。正常情况下每月平均工资收入约A-B。

支出

Apr May Jun
X Y Z

其中

固定支出:

车贷:X
车险:Y
A地 房租:Z
B地 房租:C

因为五月搬家,所以有一笔房租是重合的(四月底到五月十二日)。所以本季度的房租是超额的,但是接下来的房租从每月X~降到每月Y。

话费:约 G
订阅服务:X

本季度大宗购入:

电子产品:打印机、摄像头、鼠标,约三百多,之后尝试报销。

外卖:

Apr May Jun
120.74 117.11 169.13

搬入新家之后垃圾食品消耗量显著增加。
餐饮消费总体保持在较低水平。季度(上季度本类目包括外食支出)环比降低 62%。

超市:

Apr May Jun
272.73 494.40 205.15

四月份在消耗之前的存货。五月搬家后集中买了一批食材。六月逐渐稳定,差不多消耗完了之后再买新的。季度环比降低 34%。
疫情以来,三月存在「恐慌性囤积」,超市支出一度达到九百多(也是四月支出较少的原因)。本季度渐趋稳定,目前来看疫情期间 Grocery 月支出大概在200-400区间,有待后续观察。

结余

本季度结

今年开始用复式记账法重新记账。在美国生活的财务状况比较清楚明确,收入清晰可查,消费也比较单一,现金消费少,信用卡有 详细账单,一切都可追踪查询。不过最后我并没有重新记录每一笔交易,而是挑拣出了比较重要的一些款目,来了解这两年的经济 状况。
首先,收入上来说,家里的支持排第一位。好在渠道单一,很容易算出了这两年到底汇入了多少钱。然后是一次暑假实习,加上一 学期做了 Grader, 一学期做了 TA,工资单也是清清楚楚的。另外还有一些收入,主要是 refer 或者是 refund。我校的政策是 TA 一般给博士做,作为他们的 funding,找不到 RA 位置的都要做 TA 来养活自己,所以不给硕士做。而我因为当过 Grader 加上早早 找到工作,很难得也申请到了 TA 的位置。这方面加起来总收入是 $24,140(还有最毕业前最后一笔没有到账)。

Read More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